回到主页

张寿荣院士:高炉-转炉的主要地位短时间内不会动摇,但高炉炼铁流程结构的完善与优化

近日,中国工程院张寿荣院士在2018年全国炼铁厂长座谈会上表示,虽然我国在钢铁上产中新的技术不断涌现,但高炉-转炉的主要地位短时间内不会动摇。

据介绍,我国大约有1000座高炉,生铁产量超7亿吨;日本25座高炉(其中4000m³以上20座),欧洲45座高炉,各自具备9000万吨以上的炼铁产能;韩国12座高炉,具有4000万吨炼铁产能。同时,铁前系统能耗占钢铁工业总能耗的70%左右。“为实现我国钢铁工业节能降耗、绿色发展,高炉炼铁流程结构的完善与优化势在必行。”张寿荣分析指出,“现代炼铁工艺流程的完善与优化主要表现在大型化、合理化、智能化和高效化。”

张寿荣指出,全氧鼓风引起的高炉上冷下热问题无法解决;氢还原技术的关键是氢气来源问题;FINEX工艺生产的铁水温度、质量以及工艺能耗与高炉工艺相当,单体产能可达200万吨左右,对传统高炉工艺形成一定竞争,但现有商业规模的FINEX装备处于停产状态。

他表示,当前最可能实现的低碳炼铁新技术中,从改善炉料性能角度考虑,使用预还原炉料(30%)、使用铁焦(30%)、使用轻薄废钢(100-150kg/t)等措施最可行,预计能够降低燃料比40-70kg/t;从喷吹氢还原角度考虑,使用天然气(80kg/t)的措施是可行的,可降低排放50-60kg/t,另外还可考虑使用焦炉煤气,但不经济;从氧气高炉角度考虑,包括大富氧、大喷煤、煤气循环等措施,可降低排放50-60kg/t,但此类技术有待开发。

他强调,高炉炼铁需关注的重点问题,包括两方面:一是低成本炼铁问题(原燃料品质的劣化),面临的情况是含高AL2O3和高结晶水铁矿的大量使用、弱/非粘接性煤的大量使用、优质焦煤资源世界性匮乏及焦炭供应不足;二是超大型化和超高冶炼效率问题,涉及超大型高炉、常规技术已取得高效率(达极限)、低成本原燃料的使用等内容。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