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如何应对美国钢铁贸易战

进入2018年,在特朗普总统“美国优先”的施政纲领指导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大有抬头之势,保护贸易政策频出实招,1月22日,美国政府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和光伏电池及组件征收保障性关税。

而随着美国贸易逆差额的再创新高,2017年对外贸易逆差额扩张至5660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美国政府要求贸易保护削减逆差的理由更加充分和直接。

由此,美国政府发动贸易战的子弹再次上膛,2月16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国家安全调查报告,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产品严重损害了美国利益,要求采取高额关税、进口配额等贸易保护措施,美国商务部要求白宫向中国、韩国等12个国家生产的钢铁附加53%的关税,向所有国家一律适用24%关税,每个国家对美出口不得超过2017年的63%。目前,扣动贸易战的扳机已在特朗普总统手中,他需要在4月11日和19日前做出决定,是否采纳美国商务部的建议,对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采取进口限制。

各国反应如何?

目前,主要国家已对美国本次“201调查”做出强烈反应。

以国家安全为由,美国将普通商品贸易列为与战争、天灾等不可抗逆因素相同级别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事件,进而采取进口限制,这就是特朗普总统近来频繁启动的“全球保障措施调查”(即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当某种商品进口数量激增,给美国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时,美国总统可以通过关税、配额等措施来限制进口。和世贸组织允许使用的反倾销关税不同,保障性关税并不针对具体国家,而是针对全部进口产品。

启动“201调查”,美国政府大胆之处在于,撕毁WTO基本规则,重创以自由交易为基石的国际贸易体系,是以一国之力,对全球各国采取贸易制裁。“201调查”具有极强的单边主义色彩,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强烈反弹,作为美国进口钢材主要来源地,利益攸关的韩国、欧盟、日本,已率先发声。

其中,韩国已在WTO的保障措施协议下,对美国提出申诉,韩国青瓦台经济首席秘书洪长杓表示将通过WTO等国际机构采取必要措施,韩国也可以采取相应的惩罚性关税措施。

2月20日,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希纳斯强调,美国一旦实施限制贸易措施,欧盟将迅速做出回应,已制定的欧盟报复清单将重点打击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包括马铃薯、西红柿和橙汁。

而希望美国重返TPP协定的日本,意愿表达相对克制,日本钢铁联盟表示,美国限制钢铁进口违反自由贸易原则,呼吁华盛顿方面作出谨慎和适当的决定。目前,日本粗钢产量连续三年下滑,2017年日本粗钢产量同比下跌0.1%至1.0466亿吨,日本更需要通过出口海外市场促使钢铁行业复苏。

而中国已在行动,2月4日,中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作为美国高粱最大进口国,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产高粱476万吨,占到美国高粱出口量的近80%,该举措将直接打击美国高粱行业。而且,中国可打的牌还比较多,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北亚区主任保罗·伯克忧虑“贸易紧张加剧,大豆很可能成为中方报复的靶子。”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大豆139.4亿美元,共计328万,占到美国大豆出口量的一半以上。

如何评估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对中国钢铁产业的影响?

受此影响,中国输美钢材量已大幅下降。

钢铁行业已成为我国外贸产生摩擦的主要领域。商务部统计显示,2016年我国遭受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中,钢铁产品涉案件数49起,涉案金额78.95亿美元,占到全国贸易调查案件总数的41%和总金额的55%。而美国,则是发起钢铁贸易战的急先锋,对中国的钢材贸易壁垒覆盖面广泛,包括冷轧、热轧、不锈、特钢制品等。而且,当前正值我国钢铁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美对我钢材反倾销的重点开始从管材、热轧碳钢等品种向不锈钢、硅钢、特钢、钢材加工制品等高端产品转移,意在阻碍我国钢铁产业转型升级。

在美国钢铁贸易保护措施的系列打击下,中国对美国钢材出口量大幅下降。具体来看,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美国大量进口中国钢材,2006年进口中国钢材约540万吨,占到美国进口比重12.6%。随着美国开始滥用“非市场经济地位”等贸易救济措施,抬高了对我国钢铁产品的“双反”税率,导致我国对美出口的钢材量大幅下滑。

此外,美国还在创新调查方法,滥用贸易限制措施,如在对我国钢铁产品采取了“双反”措施的基础上,2016年启动了针对中国钢铁企业的337调查(涉及知识产权领域),2017年4月启动针对进口钢铁产品的232调查,再次将进口钢材的问题上升到有损美国国家安全的层面。

由此,中国向美国出口钢材连年受挫,2015年,中国向美国出口钢材242万吨,比上年下降30%;2016年,中国向美国出口钢材116.94万吨,比上年下降51.76%;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钢材118万吨,中国仅占美进口钢铁总量约3%,还不及韩国出口美国钢材量的三分之一。

因此,虽然中国钢铁产量翻番(与2006年相比),但出口到美国钢材量竟直线下降80%,中国已不是美国的主要钢材出口来源国,排名进不了前五。美国钢铁协会公告,2017年美国钢铁总进口量3812.1万吨。其中,韩国375.3万吨,占比9.84%;土耳其219.1万吨,占比5.75%;日本150.4万吨,占比3.95%;德国140.5万吨,占比3.69%。

未来中国如何进一步应对?

对外策略:中国要加强磋商和对话机制,做好外贸政策支持和应对预案工作,解决钢铁贸易摩擦。

进入2018年以来,中美两国的领导人访问、高层对话频繁,从高层层面,加强与美国的贸易磋商和对话。当前,钢铁领域已成为美国、欧盟贸易政策的重大关切问题,要加强中美经贸互信交流,推动产业深度合作,充分发挥“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产业和竞争力对话”、中美商贸联委会等经贸领域的高层对话;在我国与欧美等国家开展的世贸组织各类协定谈判、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和投资协定谈判中,建立专门机制深入讨论钢铁贸易问题。

同时,也要做好应对贸易摩擦的必要准备,我们不鼓励打大仗,但要学会打硬仗,积极做好外贸政策支持和预案工作。例如,做好对美国外贸政策的跟踪和分析,进一步研究应对策略,加强对钢铁等敏感产品的外贸摩擦准备工作,利用WTO裁决机构对美国滥用“双反”措施形成制约;做好对美贸易反制预案。分析梳理我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研究贸易反制方案,可针对飞机、汽车等美国优势出口产品进行贸易反制,利用非关税贸易壁垒(卫生措施、技术标准)提高农产品和文化产品的中国市场准入标准。

对内策略: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入手,化压力为动力,推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

中国也要苦练内功,以压缩过剩产能,促进行业升级为主要基调,继续推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执行“去产能”政策,以钢铁行业规范管理为抓手,坚决把不符合环保、安全、质量等标准和政策的产能依法依规退出,并尝试产业投资基金等多种形式,改变传统财政扶持方式,加大钢铁行业去产能力度,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

继续推动行业升级。向产业高端领域延伸。进一步做强中国钢铁,以目前每年依赖进口的300万~400万吨高端钢材实现自主供应为主攻目标,加快对进口量占比超过50%的镀层板、中厚板和冷轧产品三大类品种的研发和产业化步伐,实现汽车、造船、海洋工程、先进轨道交通、电力装备等进口用钢领域的产业突破,力争每年突破3~4个关键品种,分步骤、分重点地实现关键共性技术产业化创新,支持国家技术创新示范钢铁企业,实现钢铁企业的由大变强。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