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钢企增产对2020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的影响

我国通用的钢铁产业集中度指标采用的是粗钢集中度指标,如前五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就是粗钢产量排名前五家企业的粗钢产量合计值与当年全国粗钢产量的比值。本文重点评估2020年粗钢产量1000万吨以上钢铁企业粗钢净增产对2020年钢铁产业粗钢集中度指标的影响程度。

1 近两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的确定

据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2020年全国粗钢产量10.53亿吨,粗钢产量前五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27316.45万吨,占全国的比重为25.94%;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41292.19万吨,占全国的39.21%;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49138.1万吨,占全国的比重为46.66%。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计算通常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将2019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所发布的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99634.17万吨)作为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的“母项”,则2019年粗钢产量前五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25.25%;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36.6%;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43.65%。本文将此种情况的粗钢集中度指标称为“2019年当期集中度指标”。据此推算出2020年前五家、前十家、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分别比2019年当期集中度指标提高了0.69个百分点、2.61个百分点、3.02个百分点。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另一种情况是根据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所发布的去年同期(即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作为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的“母项”,去年同期(即2019年)粗钢统计产量与当年(2020年)粗钢统计产量在规模以上企业统计数量上保持一致性,亦称为同口径统计。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所公布的上年同期(即2019年)粗钢年产量为100130.6万吨,2019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所发布的2019年当年粗钢产量为99634.17万吨,二者相差496.41万吨,即以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为依据所计算出的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相对偏低一些。以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所发布的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作为2019年粗钢集中度指标母项,则2019年前五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为25.13%;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为36.42%;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为43.43%。本文将此种情况的粗钢集中度指标称为“2019年同口径集中度指标”。据此推算2020年前五家、前十家、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分别比2019年同口径集中度指标提高了0.81个百分点、2.79个百分点、3.23个百分点。

2 粗钢年产量1000万吨以上企业的增产情况

2.1 “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名单调整情况2020年粗钢产量达到1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简称“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共有24家,2019年千万吨级钢铁企业有21家。对比这两年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名单,有如下差异:一是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于2020年进入宝武集团,退出了2020年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二是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于2020年作为新的产量统计单位参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产量统计,并将天津市新天钢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唐山市德龙钢铁有限公司、德龙钢铁有限公司纳入该企业产量统计范围。2020年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粗钢产量2825.81万吨,进入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三是广西盛隆冶金有限公司通过扩大生产规模,粗钢产量增长446.83万吨,由2019年的759.58万吨提高至2020年的1206.41万吨,进入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四是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2020年参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产量统计,该企业产量统计范围包含了河北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沧州中铁装备制造材料有限公司。2020年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粗钢产量1417.99万吨,进入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五是河北东海特钢集团有限公司粗钢产量由2019年的889.57万吨提高至2020年的1088.4万吨,进入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2.2 “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增产情况24家千万吨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为60263.74万吨,合计产量占全国比重为57.23%。千万吨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同口径增长3379.96万吨,增速为5.94%,高于全国粗钢产量增速0.78个百分点。据此推算出1000万吨以下钢铁企业2020年粗钢产量45036.18万吨,同口径增产1789.38万吨,增速为4.14%,低于全国粗钢产量增速1.02个百分点。上述情况表明千万吨级钢铁企业2020年粗钢产量增长情况略好于1000万吨以下的钢铁企业;同时千万吨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增量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比重为65.38%,表明千万吨级钢铁企业是拉动全国粗钢产量增长的主要力量,其粗钢产量规模优势得到了进一步巩固,钢铁产业组织结构出现了“强者愈强”的可喜变化。2.3 国有及民营“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增产情况24家千万吨级钢铁企业中有民营钢铁企业11家,有国有钢铁企业13家。11家千万吨级民营钢铁企业粗钢产量为21516.8万吨。11家千万吨级民营钢铁企业粗钢年产量平均规模为1956.07万吨;13家千万吨级国有钢铁企业粗钢产量为38746.94万吨。这13家国有钢铁企业的粗钢年产量平均规模为2980.53万吨。即使剔除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其他12家国有钢铁企业的粗钢年产量平均规模依然达到2268.18万吨。上述情况表明国有钢铁企业在粗钢产量规模上具有一定的优势。2020年11家千万吨级民营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同口径增长2038.13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39.43%,产量增速为10.46%;13家千万吨级国有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同口径增长1341.82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25.96%,产量增速仅为3.59%。上述统计数据表明民营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增速是国有企业的2.9倍,具有更为突出的产量增长优势。千万吨级国有钢铁企业保持较高的产量规模优势,提示我们要发挥国有钢铁企业规模产量的优势,在企业兼并重组中鼓励更多的国有钢铁企业作为重组方,去重组更多的中小型钢铁企业。如果单一地推动千万吨级国有钢铁企业之间的重组,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培育出特大规模的钢铁企业集团,但不利于各区域国有企业对本区域其他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

3 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同口径增减产情况

根据2020年12月《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2019-2020年粗钢产量前15家钢铁企业见表1。2020年粗钢产量前15家的企业名单与2019年相比略有变化。2020年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首次进入粗钢产量前15家的企业名单。其中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得以进入粗钢产量前15家企业名单,主要源于该企业2019年参与了天津渤海钢铁集团的司法重整。通过司法重整,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与渤海钢铁集团17家钢铁实体企业于2019年4月混改组建天津市新天钢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持有新天钢59.45%股权,各债权人共同持有新天钢40.55%股权。德龙钢铁有限公司(集团)由此新增了近2000万吨粗钢产能;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得以进入粗钢产量前15家企业名单,主要源于该企业2020年粗钢产量增长了385.36万吨,增幅达37.32%,粗钢产量规模达到了1417.99万吨。受上述两家企业的影响,中信泰富特钢集团有限公司、敬业集团有限公司在2020年粗钢产量排名中退出前15名行列。

对2020年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进行同口径比较,有12家企业为增产。产量排名前五家的钢铁企业中河钢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鞍钢集团有限公司出现减产,减产规模分别为228.28万吨、24.9万吨、101.07万吨。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仅增产126.43万吨。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建龙集团)增产453.2万吨,增产规模在所有会员企业中位居第二。建龙集团2020年粗钢产量增产主要来自于被重组企业的产量释放。2019年建龙集团先后重组了乌海市包钢万腾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宁夏申银特钢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现有名称分别为内蒙古建龙包钢万腾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宁夏建龙龙祥钢铁有限公司。建龙集团于2020年将这两家企业产量纳入到本企业产量统计当中。虽然建龙集团未依照同口径统计原则,同步调整其2019年粗钢产量,即建龙集团在2020年产量统计当中,其报送的“上年(2019年)同期产量”中未包含内蒙古建龙包钢万腾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宁夏建龙龙祥钢铁有限公司2019年产量,但由于这两家企业在并入建龙集团前的生产规模偏低,本文将这两家企业并入建龙集团后的增产视作净增产。 产量排名第六至第十位的钢铁企业中首钢集团受新项目投产的影响增产470.66万吨,增产规模位居第一。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受新项目投产的影响增产353.74万吨,增产规模位居第五。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提高设备运行效率增产246.92万吨,增产规模位居第七位;产量排名第11至第15位钢铁企业中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受新项目投产的影响,分别增产385.36万吨、250.85万吨,增产规模分别位居第四和第六位。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产规模均未超过20万吨。2020年粗钢产量前五家钢铁企业合计净增产225.38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比重为4.36%,产量增速为0.83%,低于全国产量增速4.33个百分点;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增产1556.79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比重为30.12%,产量增速为3.92%,低于全国产量增速1.24个百分点;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增产2346.06万吨,占全国粗钢产量增量的比重为45.38%,产量增速为5.01%,低于全国产量增速0.15个百分点。总体看,排名第6位至第15位的钢铁企业粗钢增产情况好于前五家钢铁企业,这也是前十家、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较2019年提升幅度好于前五家的重要原因。

4 企业粗钢净增(减)产量对粗钢集中度指标的影响

假设24家千万吨级钢铁企业2020年粗钢产量均没有增产,则2020年粗钢产量前15家企业名单将有所调整(见表2)。其中未增产的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将退出2020年粗钢产量前15家企业名单,而中信泰富特钢集团有限公司则进入前15家企业名单。此时,2020年前五家钢铁集团粗钢产量调整为27091.07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为25.73%;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调整为39735.4万吨,占全国比重为37.74%;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调整为47114.79万吨,占全国比重为44.74%。

基于未增产假设的2020年前五家、前十家、前15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分别较增产后的2020年前五家、前十家、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低了0.21个百分点、1.48个百分点、1.92个百分点。亦可理解为在全国粗钢产量增长的背景下,产量规模位居前列的钢铁企业未增产,则粗钢集中度指标必然出现下降,增产使2020年前五家、前十家、前15家钢铁企业粗钢集中度指标分别提高了0.21个百分点、1.48个百分点、1.92个百分点。 如果粗钢产量千万级企业未增产,2020年调整后的粗钢集中度指标依然高于2019年,前五家高出0.47个百分点,前十家高出1.13个百分点,前15家高出1.1个百分点。表明2020年企业粗钢增产对2020年粗钢集中度指标的贡献要弱于企业重组的贡献,即2020年粗钢集中度指标得以高出2019年,主要是企业重组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企业粗钢增产对集中度指标的影响较弱,主要源于前五家、前十家、前15家企业的粗钢产量增幅低于全国粗钢产量增幅。综上,前15家钢铁企业产量增速整体低于全国增速,要想大幅提高前五家、前十家粗钢集中度指标,只有推进企业重组,成立多家粗钢年产量规模在5000万吨左右的钢铁企业集团。因此,今后提高粗钢集中度指标的主要路径是以多个大型钢铁企业作为企业重组的核心企业或重组方,同步推进多个大型企业集团的重组式扩张步伐。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